500vip彩票

500vip彩票 > 天庭小狱卒 > 第3240章 医药费

第3240章 医药费

作者:零九二五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500vip彩票 www.0635dh.com,最快更新天庭小狱卒最新章节!

    “可以啊!”宋廉一时喜出望外。

    事实证明,羽族这些修者,关键时刻,还是能顶得上的,根本用不着他来号召,大家主动就去拦截叛族和奸细了。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对这些人宽容一些,在开启防御大阵的时候,把这些人移到阵外。

    正在宋廉以为,反败为胜的机会到了的时候,二十余名圣主以及诸多天尊“呼啦”一声,将宋廉围在了当中。

    “你们不追叛徒宋霜和外族奸细,围着我干什么?”宋廉急了。

    因为,此时此刻,宋霜和刘浪已经站到了传送阵边,再不抓紧时间,待两人登上传送阵,想追也追不上了。

    “叛徒,奸细?”

    一名圣主冷笑起来,“你先看看,他们上的是什么传送阵?”

    “什么传送阵?”宋廉怔了怔,一时没有想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

    “廉大人,那是通往北城的传送阵。”宋甲在旁弱弱地说道。作为守卫传送中枢的人,每个人比宋甲更熟悉这里的诸多传送阵,即便闭着眼,他都知道每一座传送阵,通向哪里。

    “北城?”宋廉皱了皱眉。

    “你觉得叛族和奸细,这时候会在羽城瞎溜达吗?他们不应该在第一时间逃离羽族领地吗?”

    最先说话的圣主,再度开口。

    “是啊,这时候,他们不应该传送到羽族最边缘的小世界,继而逃离羽族领地吗?”见刘浪和宋霜,双双踏上到北城的传送阵,宋廉喃喃自语。

    “还不知道为什么?”发觉宋廉还是一脸疑惑,那名圣主无奈地问道。

    “为什么?”宋廉抬起头。

    从他的表情来看,这声为什么,绝对发自内心。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你所说的叛徒,奸细!”那名圣主黑着脸说道。

    说实话,宋廉讲宋霜手里的白玉令是抢来的,七长老已遇害,而他们又联系不上七长老的时候,他们真的有些相信,宋霜已经叛族,而宋霜身边的刘浪是外族奸细了。

    可是,后面发生的事,又完全否定了他们的判断。

    特别是最后一项,宋霜和刘浪非但每逃,还去了聚集着羽族诸多高层的北城,如果他们真的谋害了七长老,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这一刻,宋廉也有些恍惚了。

    “难道我判断有误?”

    仔细回忆着每一个细节,宋廉目光闪烁。

    理性思考地一下,如果不是宋霜不是叛徒,刘浪不是外族奸细,受益最大的人,反倒是他。

    他在刘浪的逼迫下,关闭了防御大阵,恢复了传送中枢,如果真是外族奸细,那他就是协助奸细逃遁,即便不被逐出羽族,嫡系的身份,恐怕也保不住了。

    可是,如果,刘浪不是外族奸细,那就不涉及原则性问题了,顶多就是一场误会,该赔礼赔礼,该道歉道歉,只要作为当事人的宋霜和刘浪不追究,他就没什么事。

    想到这里,宋廉突然有了一丝期待,期待自己最早判断有误,误会了宋霜和刘浪。

    “可能是我把事情想复杂了。这里面,说不定有些误会。”良久之后,宋廉深吸一口气,对围着自己的诸多圣主天尊,说道。

    “什么叫说不定,是一定!”

    不少人撇着嘴,说道。

    “好好好,是一定。”

    宋廉点点头,不再争辩,“既然是误会,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大家还是该什么干什么吧!”

    “该什么干什么?一句话,就把我们打发了?”

    立时有人不干了。

    “误会也是和宋霜的误会,和各位无关吧?”宋廉有些发懵,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围着他义愤填膺。

    “误会是和我们无关,但是,刚刚你把我们困在防御大阵,用巨网伤到了我们,这件事怎么算?”

    “是啊,这件事怎么算?”

    “怎么算?”

    众多圣主接连发声,有些天尊也跟着咋呼起来。

    “我……”宋廉一口老血,涌至咽喉,差点儿喷了出来。

    事实上,防御大阵内的巨网,是没有什么杀伤力的,是这些人挣扎得太过剧烈,才受到阵力的侵蚀,你看人家宋霜,被网住后,没怎么动,巨网消失之后,屁事都没有。

    只是,以上这番话,宋廉没办法说出来,因为,一旦说出来,势必引发众怒,到时候,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把他淹死在这,毕竟,现在,围着他的每一个人,战力都在他之上。

    “我承认,都是我的错,你们想怎么办吧?”识时务者为俊杰,宋廉干脆服软。

    “怎么办?至少也得赔点医药费吧?”

    “都是羽族,赔点医药费就算了。”

    “对,医药费!”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达成一致,术炼师有钱有资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而宋廉又掌管整个羽族的术炼事务,就算上位的时间不长,那也是富得流油。

    好不容易抓着个机会,不狠狠地敲上一笔,都对不起自己。

    “那你们打算要多少医药费?”宋廉虽然内心翻江倒海,但表面上尽量心平气和。

    “十颗圣阶丹药?”

    “一件黄阶圣器?”

    “五枚星源?”

    大家相继报价。

    “我尼玛……”

    宋廉第二次爆粗口,很明显,这些人都在狮子大开口,无论是圣阶丹药还是圣器,那可都是硬通货,至于星源,更是圣主境修者的顶尖修炼资源,一枚星源中蕴藏的灵气,基本等同于一个小世界的灵气总和。

    宋廉很想一口回绝,可是,毕竟是他理亏在线,最重要的是,眼下这些人作为方才那一番争斗的见证者,只要把这些人尽快安抚住,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否则,这些人,四下一宣扬,哪怕最终证实所有的事都是误会,他也难逃责罚。

    权衡利弊之后,宋廉只能捏着鼻子和这些人讨价还价。

    即便如此,宋廉最后也是付出了血本,一刻钟之后,二十余圣主以及诸多天尊,拿着医药费,一哄而散。

    而储物戒已空的宋廉,则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那些拿了医药费的人,都承诺守口如瓶,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