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vip彩票

524|第 524 章

500vip彩票 www.0635dh.com,最快更新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最新章节!

    自从请动两位妖尊出面后, 刁茂奇就一直守在城主府,等待那边的消息。

    在看过下人呈送到他面前的极品太玄益气丹后, 刁城主就下定决心, 一定要将宁遇洲弄到城主府,成为城主府的专属丹师。

    他自然知道天级丹师在魂兽大陆的地位, 不管到哪里, 都备受礼遇。

    但同样的, 魂兽大陆以妖修为主, 妖修的行事比人修更有破坏性, 他们更崇尚暴力, 极少会有让他们顾及之物。虽然在人修眼里, 天级丹师很珍贵, 可放在妖修眼里,若是不合他们的意,亦可直接毁掉。

    当然, 刁城主请两位妖尊出面, 并非是想毁掉宁遇洲,而是想以他们的威势胁迫宁遇洲。

    近年来他得到消息,听说两位妖尊一直在寻找几种天级以上的灵丹, 可惜宝鼎城里的那些天级丹师都无法炼制出他们需要的灵丹。恰好城主府里养了两位天级丹师, 秉着为他们分忧的原则,刁城主特地去询问他们需要什么灵丹。

    可惜两位妖尊并未告诉他,随便敷衍一句将他打发。

    刁城主也不气馁,两位妖尊会镇守在宝鼎城虽是因为妖主之故, 但他想坐稳这城主之位,还要两位妖尊照顾,自然想办法讨好他们。

    在刁城主看来,宁遇洲能炼出天级的极品丹,可此他的炼丹术之高,想必他一定能炼出两位妖尊需要的灵丹。

    刁城主前去向两位妖尊禀报这事时,也是耍了个心眼,告诉两位妖尊,宁遇洲不愿意为城主府炼丹,亦是不愿意为妖修服务,希望两位妖尊能将此人带回城主府,日后若是妖尊们需要什么灵丹,能直接找他炼丹。

    刁城主打的主意很好,自从得知两位妖尊去找宁遇洲后,他便一直派人盯着红媚妖尊的红林客栈。

    “城主,两位妖尊离开了。”

    听到下人的禀报,刁城主难掩兴奋,问道:“两位妖尊可说了什么?”

    负责盯梢的下人迟疑了下,回道:“两位妖尊直接回宝鼎山,属下亦未听他们有什么吩咐。”

    刁城主的眉头皱了起来,两位妖尊是何意?为何不将人带回城主府?

    “爹!”

    刁城主抬头看过去,便见他最宠爱的女儿刁凌惜出现在门口。

    刁凌惜的脸色还有些惨白,衬得眉宇间越显阴戾,她咬牙切齿地问:“两位妖尊过去了?可有将那姓宁的炼丹师带回来?”

    “没有。”

    “没有?”刁凌惜也跟着皱眉,“为何不带回来?”

    刁城主摇头,“为父也不清楚情况,还需要去问问两位妖尊。”

    “爹,我和你一起去罢。”刁凌惜道,她心里恨毒了闻翘,不仅妒恨她有一副花容月貌,也愤怒她竟然将自己打成这样。

    虽然不是什么致命伤,但也留下内伤,让她只能窝在府里养伤。

    从来没有人对她下如此狠手,闻翘那揍人的狠劲,不仅将她的气焰揍得更旺,也让她恨不得将此女撕了。

    刁城主没拒绝,他记得银月妖尊还挺喜欢他女儿的,带过去见见银月妖尊也好。

    父女俩朝两位妖尊的洞府而去。

    因为刁凌惜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只能坐在轿子里,由城主府的侍卫抬过去。

    城主府虽在宝鼎山上,但却只是位于宝鼎山的边缘,往深处的宝鼎之中,那才宝鼎城里灵气最好的地方,也是世俗界俗称的风水宝地。

    两位妖尊一直在此地修行。

    刁城主决定让女儿去拜访银月妖尊,而他则去拜访青魄妖尊,父女俩可以探探两位妖尊的口风。

    刁凌惜素来得银月妖尊的青眼,每次她前来拜访时,银月妖尊并未拒绝,这次也一样。

    见到银月妖尊时,刁凌惜拖着病体,恭敬地施礼。

    “你怎地变成如此?”银月妖尊诧异地看着刁凌惜虚弱的模样,暗忖难道宝鼎城里有人胆大包天,连城主之女也敢打伤?

    刁凌惜委屈地道:“妖尊,晚辈这是被一个女人所伤,那女人据说是宁丹师的道侣……”

    良久未见银月妖尊开口,刁凌惜抬头望去,却见那美艳的妖修红唇微勾,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妖尊?”刁凌惜错愕地看着她,不知她是何意。

    银月妖尊漫不经心地道:“原来如此!既然对方是宁丹师的道侣,你便让她一让,没事别去招惹她。”

    “妖尊!”

    刁凌惜震惊地看着她,完全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说,和她想像中的不符。

    她知道银月妖尊为何会对自己青眼有加,这是因为自己的体质与众不同,天生的纯阳之体,在那些女修眼里,简直是再好不过的炉鼎之体,双修道侣的第一选择。

    可惜这纯阳之体却是出现在一个女子身上。

    若是纯阳之体为男子,只怕魂兽大陆的女妖修们都要为之疯狂,狂抢为夫君。

    不过虽然这纯阳之体是女子,依然很吸引很多女妖修的目光,纵使不能当成炉鼎双修,放在身边偶尔吸一些阳气也足矣。

    银月尊者自然也是打着这主意。

    所以刁凌惜顶着这副模样过来,就是想让银月尊者为自己出气的,哪知她却让自己避让打她的人。

    银月妖尊微微笑起来,语气柔和,“本尊知道你素来喜欢好看的男子,那宁丹师确实是个极好看的,但他的炼丹本事亦不差,你可千万别去招惹他,本尊还想让他为本尊炼丹呢。”

    刁凌惜茫然地看着她,不明白为何两位妖尊的反应和以往不同。

    然而未等她弄明白,银月妖尊已经挥手,让府里的妖兽们将她送出去。

    等刁凌惜离开银月妖尊的洞府时,发现父亲正好被青魄妖尊座下的妖兽送出来。

    一阵山风吹过,父女俩面面相觑,都有些凄凉的模样。

    父女俩的心变得沉甸甸的,但也知道这里是两位妖尊的地盘,不宜说什么,皆沉默地回到城主府。

    “父亲,青魄妖尊说了什么?”刁凌惜询问。

    刁城主的眉头紧锁,“青魄妖尊让城主府没事不得去打扰那天级丹师。”

    回想当时青魄妖尊那命令式的冷酷口吻,刁城主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更让他心情微妙的是,青魄妖尊给他下的命令,竟然让他派人去天阵城,警告天阵盟。

    天阵盟是能随便警告的吗?

    刁城主简直要被这些任性的妖修弄得头都大了。

    没想到此行不仅没有将天级丹师弄进府,反而还要被迫去做送死的蠢事,刁城主后悔不已,突然间明白宁遇洲当时那句话的意思,难不成他早就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刁城主越想越心惊,再也不敢小瞧宁遇洲这突然冒出来的炼丹师。

    而他想知道的是,宁遇洲到底是凭什么让两位妖尊护着他的?难道就因为他会炼天级丹吗?纵使他事先想到,两位妖尊确实会让宁遇洲炼丹,可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对宁遇洲如此礼遇,甚至为此警告自己。

    “爹,现在怎么办?”刁凌惜满脸不愉地问,“要不,去找姐姐吧。”

    刁城主的眉头皱得更深,明白女儿的意思,他摇头,“不行,凌云虽在妖主身边伺奉,但并非得妖主看重……”

    虽然对外的说法,他的女儿是妖主的侍妾,但自家知自家的事,像这样的“侍妾”,妖主身边多得是,甚至还不一定能见到妖主的面。

    听说妖主一直在妖罗殿中修行,那些作为侍女送过去的人修女子,只能在妖罗殿外伺候,极少能进入妖罗殿里。

    抬出妖主来唬人一时能行,但唬不了一世。

    平时城主府能借着妖主之名震慑那些心怀不诡之人便罢了,要是直接找上大女儿刁凌云,那肯定不行的。

    刁凌惜阴郁地看着前方,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尝到嘴里的血腥味后,她突然笑起来。

    ***

    再见到刁凌惜时,闻兔兔诧异地看她,“有何贵干?”

    刁凌惜养了半个月的伤,终于能下床行动,看起来没那么凄惨,于是便再次来到红林客栈。哪知刚到,就见到闻兔兔这个她钦点为二十二房男妾的妖修从客栈里走出来。

    刁凌惜依然不改嚣张的气焰,“我来找那天和我打架的女人的。”

    闻兔兔诧异地看她,“你还想挨揍?”

    “我要再和她打一架!”刁凌惜双目染满怒火。

    闻兔兔撇嘴,“我姐姐才没空搭理你,你要真这么想打架,我可以奉陪,只是打伤了你,你可别找你爹诉苦。”

    刁凌惜冷笑一声,“我只找那女人,让她出来!”

    闻兔兔觉得这女人脑子有病,看在城主府现在派人去天阵盟找茬的份上,暂且饶过她,要是她再撞上来,他可不会客气。

    于是闻兔兔绕开她,离开客栈。

    也不知道刁凌惜想做什么,见他离开后,竟然守在红林客栈的门外不走。

    不少经过的宝鼎城的修炼者忍不住看她一眼,不知这位城主府的八小姐又搞什么名堂,纷纷摇头走开,倒也不担心城主府会做什么。

    没看到现在很多人到红林客栈求丹,却不见城主府的人再次过来找人吗?连城主都安静如鸡,会造成这种情况,一看便知,定是那两位妖尊做了什么。

    最近宝鼎城非常热闹,来了不少修炼者,这些修炼者都是来宝鼎城求丹的。

    求丹的对象自然是居住在红林客栈的那位宁丹师,而且这些修炼者中,竟然还有一些元皇境妖修。

    起初众人不明白为何那么多人来此求丹,直到一则消息在宝鼎城渐渐传开,引起整个魂兽大陆的震动。

    魂兽大陆竟然出现上古洞府。

    想入上古洞府,必须有天级以上的灵丹。

    魂兽大陆没有王级丹师,天级丹师倒是不少,于是不少人打听所需要的天级灵丹是什么后,纷纷准备凑齐材料,想去找天级丹师帮忙炼丹。

    荆绝看到朋友递过来的储物袋时,满脸愕然。

    他的朋友说:“荆兄,听说你和那位宁丹师认识,能不能托他帮忙炼些五行破障丹和紫府蕴气丹?”

    荆绝默默地看着朋友,想起最近宝鼎城的风云,差点给宁遇洲跪了。

    这位宁公子不出手则矣,一出手整个魂兽大陆都被他搅得风云骤变。

    宝鼎城的城主府算什么,刁八姑娘算什么,在突然传出的上古洞府面前,两个什么都不是。

    如今整个魂兽大陆,估计没有人和妖修不知道上古洞府,明明是天阵盟瞒得死紧的秘密,却莫名其妙地传遍大陆,可以想像天阵盟那边会如何生气。

    荆绝忍不住挠头,虽然他不知道宁遇洲在其中做了什么,但怎么看都像是坑了天阵盟一把,这仇恨拉得可大了。

    越来越多的修炼者涌往宝鼎城,连天阵盟的人都来了。

    天阵盟的麻管事见到宁遇洲时,忍不住暗暗苦笑。

    他也想问,他们天阵盟怎地就惹到这位丹师?明明魂兽潮时,彼此都是客客气气的,甚至他们天阵盟不惜送他丹方借此交好,为何最后弄成这样?

    而让天阵盟更无力的是,明知道上古洞府的消息暴露肯定有宁遇洲的手笔,却不能对他做什么,因为天阵盟也要来求丹。

    天阵盟掌握大陆传送阵,照理说可以到其他大陆求丹。

    但坏就坏在那三种灵丹不是寻常的炼丹师能炼出来的,天阵盟也到其他大陆求丹,但找到的炼丹师炼出来的数量不仅少,甚至品相极低,大多是下品天级丹,连中品都少。

    而且时间不等人,只剩下几个月,若是没有齐集足够的灵丹,他们无法确保天阵盟的人能平安地进入洞府。

    不得已之下,天阵盟也只好过来求丹。

    麻管事垂下眼眸,天阵盟可不是那么容易得罪的,日后清算的机会多得是,除非对方不使用大陆传送阵。

    现阶段,便由他们猖狂。

    对于天阵盟的求丹,宁遇洲一视同仁,答应会为他们炼丹。

    等麻管事离开后,闻兔兔不高兴地道:“宁哥哥,为何也要给天阵盟炼丹?他们那么有本事,可以去其他大陆找那些王级丹师求丹啊。”

    宁遇洲没有回答,回答的是宁寄臣,“因为他们没有时间了。”

    这时,师无命跑进来,“宁哥哥,阿翘妹妹炼化完凤髓玉皇了吗?”

    宁遇洲抬眸看他,“找阿娖有事?”

    “还是不那刁姑娘。”师无命叹气道,“她要找阿娖妹妹打架,我最近被她缠着,烦死了。”

    他真不擅长打架啊,被个女人缠着,想将她打走也打不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