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vip彩票

500vip彩票 > 亲爱的绵羊先生 > 番5 我给你扛伤害

番5 我给你扛伤害

作者:三月棠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500vip彩票 www.0635dh.com,最快更新亲爱的绵羊先生最新章节!

    宋颂准备按照路棉的提议,在英语考试的时候虐一下林书山,但是这一招对他起不到任何影响。

    她把卷子翻得哗啦啦地响,人家照样飞快地填选择题,中间没有丝毫停顿。要不是知道他的英语水平,宋颂可能会被他骗过去。

    英语是最后一场考试,考完大家都很轻松,走廊里传来大声喧哗,男生们约好打球,女生们约好去吃东西。

    宋颂主动找上林书山,跟他一起回教室。她忍不住问:“你英语成绩不是不好吗?做题为什么也这么快?”

    “你看到了?”林书山反问。

    “呃,随便看了一下。”宋颂不好意思说自己专门观察他,想看他有没有被自己虐到,她觉得这种行为说出来显得太幼稚了。

    林书山耸耸肩:“反正都是看不懂的天文,看哪个选项顺眼就选哪个。”

    宋颂:“……”

    半晌,宋颂对他竖起大拇指,表示服了他,虽然她数学不理想,好歹认真努力地做题,他这是放弃治疗了啊。

    “你以后别这样,英语满分一百五,对高考影响很大的。”宋颂说,“你可以先增加词汇量,也就是背单词,然后再逐个练习听力、完形、阅读、作文,一点点努力,慢慢就有进步了。”

    林书山看着她,沉默不语。

    宋颂:“你看着我干什么?一般人我还懒得说呢,看在咱俩是同班同学,考试又坐前后桌的份儿上,我好心提醒你。”

    林书山收回目光,点点头:“谢谢。”

    宋颂看到路棉回来了,随口跟他说了声“拜拜”,就跑去找路棉了。人还没走到座位上,声音先扬了起来:“棉棉,晚上我们去校门口吃热干面吧?我还想吃那一家的卤鸭腿,还有双皮奶……”

    林书山双手插在口袋里,靠着后桌的边缘,轻轻地笑了一下。

    “艹,又是这种表情。”

    方弋刚从外面进来,站在教室后门,看到林书山脸上的笑容如春风拂面,啧啧了两声,做作地搓了搓手臂上不存在的鸡皮疙瘩。

    林书山瞄了他一眼,后背紧紧贴着后面的课桌,不肯让出一分一毫的空隙,最终逼得方弋从另一边的过道进去。

    ——

    月考结束,晚自习没有老师守在班里,各科课代表拿了参考答案发下来,自己对答案、改错题。

    各科老师就开始评讲试卷。

    附中的阅卷效率一向很高,周四成绩就出来了,不过老师还没把成绩单拿过来。宋颂打听了一下,她这次数学考得不算特别差,九十二分。

    但这个分数,在火箭班基本上是垫底了。

    林书山从外面进来,路过宋颂的座位,不小心碰掉了放在桌边的笔记本,他蹲下身捡起来放她桌上,随口问道:“考得怎么样?”

    宋颂在写老师布置的作业,闻言顿了一下,抬起头看着他,兴致不太高:“也就那样呗,数学没到一百分。”

    林书山“哦”了声,不再追问,往前走了两步,想了想又退回去,不知道说出自己的英语成绩能不能让她心情稍微好一点。

    宋颂见他这样,于是主动问:“你英语考多少分?”

    “六十。”

    “扑哧。”宋颂一下没忍住,笑喷了,反应过来后连忙抬手捂住嘴,只是声音还带着笑,“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开学那天,她就嘲笑过他的成绩,后来仔细想一想,自己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数学还不是很差劲。

    “没关系。”

    林书山暗道,她的心情果然好了一点。

    晚自习之前,江夜行去班主任办公室拿来了这次月考的成绩。

    江夜行第一名,路棉第二。

    宋颂很有自知之明,拿到成绩单后直接从倒数开始往上看,虽然数学分数不高,但这次她的名次进步了,由分班时的第四十四名升到第四十名。

    路棉掰着手指头给她计算:“一个月进步四名,一个学期下来就能升到中游,等到高考就名列前茅了。”

    “你少安慰我了,学习成绩可不是直线上升的,实际上是跟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名列前茅不敢奢求,只要能让我考上北外就谢天谢地了。”

    江夜行还没有把成绩单贴到教室前方,先给附近的人传阅,宋颂看完了自己的成绩,又看了其他人的成绩。

    林书山,数学又是满分,理综也没扣几分,英语可谓“一枝独秀”,孤零零的两位数十分瞩目。

    念头刚转过,教室门口就有人在喊:“山哥,班主任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宋颂扭头看向后排的林书山,他估计正在做题,陡然被打断,蹙起的眉心显示出一丝无奈:“知道了,这就去。”

    宋颂还没来得及幸灾乐祸,就听见传话的同学又说:“哦对了,宋颂,班主任也叫了你。”

    宋颂:“……”

    你说话能不能一次性说完?

    晚自习的铃声已经打响,教室里安安静静,只有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林书山和宋颂一前一后走出教室,在门口会合,一起下楼。

    教师办公室在对面一楼,走在路上,宋颂看了旁边的男生一眼:“班主任找你还情有可原,毕竟你英语才考六十分,不及格。可是他怎么把我也叫上了?我数学好歹考了九十多分。六十分能跟九十分相提并论吗?搞不懂老张怎么想的。”

    林书山一噎:“你打击人的方式还真是别具一格。”

    两人站在办公室门外,宋颂开始紧张了,手心出了汗,嘴巴也不贫了。班主任就是教数学的,当然更关注数学成绩,林书山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关门弟子,待遇自然不一样。

    林书山抬手准备敲门,注意到她的表情,低声问:“你害怕?”

    “谁、谁害怕了?”宋颂嘴硬。

    声音都发颤了,还说自己不害怕。林书山不会安慰人,语气别扭道:“你怕什么,还有我给你抗伤害。”

    宋颂抬眸看向林书山,走廊灯光昏暗,办公室门板上的小窗口有一道暖白的光线透出来,笼罩在他脸上,映出朦胧的轮廓,仍可清晰看到挺直的鼻子,棱角分明的下颌线。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山哥长得怪帅的。

    林书山敲了敲门,靠在门边的一位老师说了声“进”,他推开门进去。宋颂像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办公室里除了张永超,还是其他班的数学老师,有的在批改卷子,有的喝茶聊天,还有个女老师在追剧。

    两人站在张永超的办公桌旁,宋颂看到桌上放着一张成绩单,一些同学的名字前面标出了星号,还有一些标出了三角符号,路棉和江夜行的名字前面是对号。只有林书山和宋颂最特殊,他们的名字是用红笔圈出来,后面还加了个感叹号,像是着重强调。

    考试过后,张永超把班里每个同学的成绩都分析了一遍,不同的状况标注不同的符号,之后再一个个找他们谈话。像路棉和江夜行这种打对号的,说明不需要操心。

    宋颂心里咯噔了一下,心跳急剧加速,手指捏着校服外套的下摆,力气大得差点把拉锁拽下来。

    因为林书山站在宋颂前面,首当其冲,张永超就先说他的成绩。他手指在成绩单上点了点:“林书山,你这次是怎么回事?英语才考六十分,满分一百五,你连一半的分数都没考到。我之前跟英语老师反应过你的情况,她应该找你谈过怎么提高成绩,你没有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吗?”

    林书山眼神平静,面对老师的威压不卑不亢道:“英语老师跟我说了,我还没来得及实践,最近在准备数学竞赛的事,抽不出时间。”

    一句话堵得张永超没话可说了。

    宋颂无声地叹息,她怎么就没有林书山这样的魄力。

    张永超顿了一会儿,说:“我知道数学竞赛对你很重要,但也不能完全把英语丢在一边不管啊,还是要合理安排时间,早点把英语成绩提上去。英语这方面,我也给不了什么有用的建议,回头我会再跟英语老师强调一下,让她来帮你。”

    林书山:“我知道了,谢谢老师。”

    张永超偏了一下头,目光锁定后面的宋颂,毕竟是女孩子,他的语气温和了两个度:“宋颂,你到前面来。”

    林书山这个挡箭牌不管用了,宋颂慢慢地挪了一步,站到前面去,两只小手捏着衣角,一副乖乖巧巧的模样。

    张永超拿出一支红笔,指着她的成绩,皱起了眉头。宋颂刚才还是心跳加速,此时此刻,她的心脏都骤停了。

    “宋颂,你是不是听不懂我讲的课?还是说,不太适应我的节奏?”张永超没有一上来就找她麻烦,而是从自身找问题。

    宋颂摇头:“没有。”

    张永超:“你的答题卡我看过,就说倒数第三道大题,我上课的时候明明讲过类似的题型,你怎么做错了?”

    宋颂回答不上来,谁知道她考试的时候脑子在想什么东西。

    其实她也对自己挺无语的,上课认真听讲做笔记,下课独立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有不会的问题就请教路棉和江夜行。有时候考试遇到做过的题照样出错,遇到不会的题更是束手无策。

    可能,她天生对数学过敏。

    张永超见她不吭声,叹了口气,愁得不得了:“你这种情况主要还是逻辑思维不行,一遇到难题就不会变通,很多时候难题只是难在表面,换种思维就豁然开朗了。你平时遇到不会做的题,不是弄懂了就可以,要学会举一反三,强化训练。”

    宋颂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还有,考试切忌粗心大意,你算算一张卷子里有多少分是不该丢失的,你就知道‘细心’两个字有多重要了……”

    张永超说着说着,余光瞥见林书山,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子,跟一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里,眼神放空,显然没认真听他讲话,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你怎么还在这儿?”张永超说。

    林书山回过神,露出个无辜的表情:“老师你也没有让我先走啊。”

    张永超挥了挥手:“你先回去。”

    林书山看了宋颂一眼,女孩低垂着头,他只能看到她头顶的发旋,头发遮住了小半张脸,他连她的表情都看不清。

    宋颂垂眸,看着那双白色的运动鞋转了个方向,渐渐远去。接下来,张永超针对她的情况又说了好一会儿。

    最后,他低头看看宋颂的成绩,又看了看林书山的成绩,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欸,你们俩正好互补啊。”

    宋颂心说,不然你以为我们俩为什么叫“偏科CP”呢?虽然她不认同这个CP。

    张永超忽然灵光一现,问道:“你愿不愿意跟方弋换一下座位?你和林书山坐在一起正好可以互相帮助。”

    宋颂迅速抬头,她从张永超的眼睛里看出了认真,仿佛下一秒就会下令,忙不迭道:“不、不用了老师,我同桌路棉和后桌的江夜行数学成绩挺好的,他们也可以帮助我。”

    她跟林书山也不是太熟,而且他不爱说话,整天除了做数学题就没有别的事干,跟他做同桌,她迟早会闷死。

    张永超见她这么抗拒,也没有坚持,让她先回教室上课。

    宋颂耷拉着肩膀走出办公室,十月份的夜里有点凉,她呼吸一口微凉的新鲜空气,却忽然被旁边的一个高大身影吓了一跳,身体颤抖了下。

    “你没走啊?”

    林书山站在楼梯拐角的阴影处,不注意看还真发现不了。可张永超不是让他先走了吗?他怎么还在这里?

    林书山单手插进口袋里,若无其事道:“等你。”

    “嗐,你等我干什么,我还能被老师几句话弄哭啊。”宋颂慢悠悠地上楼,“我都已经习惯了。”

    “老师后来跟你说什么了?”

    “传授一些学习方法,建议我必要时候报一个补习班试试看。”宋颂自动把张永超想让他们坐在一起的提议给抹去了。

    林书山走在她身侧,偏头看着她:“你要报补习班吗?”

    “以前我挺抵触上补习班的,本来在学校里学习就够累了,每周就一天半的假期还要补习。但是现在高三了,再苦再累熬过这一年就好了,我这周回家跟我爸妈商量一下再决定要不要报班。”

    林书山抿抿唇,再次陷入反思,不管怎么说,宋颂的学习态度是很多人比不了的,至少他就比不上。

    两人走进教室里,宋颂刚坐下,路棉就说:“英语老师让你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后,把下午做的那张英语报收起来,送到办公室。”

    宋颂“哦”了声,从桌肚里拿出习题册做题。

    第一节晚自习结束,宋颂站起来让各小组的组长收一下英语报。她自己是英语课代表,中间这一组就由她来收。

    她收到林书山这一桌,方弋从英语书里扯出报纸,随便拿了支笔写上名字,递给宋颂。

    宋颂看向林书山:“山哥?”

    方弋斜靠在后面的桌子上,哈哈一笑:“我没记错的话,山哥你没有写吧?”他痞里痞气地朝宋颂敬了个礼,“我举报,山哥他没写英语报。”

    林书山:“……”

    忘记写英语作业的事他以前也干过,此刻面对宋颂的审视,他却有些扛不住,耳朵隐隐发红。他轻咳一声,磨磨蹭蹭从一堆书里找出那张英语报。宋颂垂眸一看,报纸上果然干干净净,一个字母都没有写。

    林书山的手按在英语报上,承诺道:“我下次一定写。”

    宋颂:“那现在怎么办?你不交?英语老师很严厉的,你想明天被抓到讲台上听听力吗?”

    林书山摸了摸后颈,当着宋颂的面,拿起笔胡乱地填写选项。

    宋颂无语三秒,从下面抽出自己的英语报,念答案给他:“BCAAD,ACABC,CCABD……你注意一下,故意选错几个题,不然会穿帮的。”

    方弋:“???”

    还能这样?

    林书山垂着头,一边听着宋颂念答案,一边往英语报上填写,并且按照她叮嘱的,故意写错几个选项。在这个过程中,他嘴角的弧度一直没下来,不过宋颂专心看英语报上的答案,没有看到。

    林书山后来回想,这大概是上学时期听到的最动听的话——宋颂给他念英语答案。

    ------题外话------

    林书山:嘿嘿嘿嘿,念答案太好听了。

    宋颂:下不为例。

    方弋:再说一遍,pkcpsz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