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vip彩票

500vip彩票 > 乡间轻曲 > 第197章 点菜

第197章 点菜

500vip彩票 www.0635dh.com,最快更新乡间轻曲最新章节!

    纳完了凉已经到了深夜十一点半钟,边瑞和颜岚两人抬着小凉床,边瑞在前颜岚在后,与各拎竹椅子的边瑞父母、祖父母一道回家。

    一路上大家有一道没一道的聊着,刚才的萤火虫是太让人震惊了,大家表达了自己的感受,据边瑞的爷爷说他这一辈子这样的景像也仅仅只有这么两三次。

    把小凉床放回了前屋,边瑞和颜岚告别了四位老人向着坡上边瑞的屋子走去。

    过了小桥四下便无人了,两人便手拉着手慢慢的走着,只有这个时候两人才像是一对情侣,迎着夜色中的小微风,身体靠在一起悄悄的说着话。

    颜岚轻声问道:“你说明天晚上还会有么?我爸妈都没有看到呢,刚才给他们发了照片过去,他们拍着腿道可惜了”。

    边瑞笑道:“这谁知道啊,我又不是萤火虫”。

    “也是”颜岚笑着说了一句。

    望着女友的笑靥,边瑞心下突然间一动,轻轻的带了一下颜岚把女友抱在怀里,轻轻的吻了一下:“说不定明天就有了呢?”

    边瑞见颜岚很想再看萤火虫,于是决定尝试一下用空间水去吸引萤火虫。

    颜岚伸手揽住了边瑞的脖子,微微仰头望着边瑞笑道:“有没有都无不谓,爷爷不是说了么,他活了这么久也才见过两三次,咱们不能奢望,老天爷让看咱们就看,老天爷不让看咱们就不看,随缘好了!”

    “这个想法正确”边瑞笑了笑说道。

    颜岚又道:“我会编一个舞蹈,把这场面描绘下来”。

    “我一万个支持”边瑞说道。

    “那这几天我借你的屋子一用”颜岚说道。

    边瑞开心的连连点头,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好啊好啊,咱们早就该同一个屋檐下了,想的我心都快长毛了“。

    颜岚道:”你睡西厢房,正屋的地方大正好够我排舞的,别打扰我的创作”。

    “OK,我保证,不光是我不打扰你,也保证其他人不打扰你”边瑞笑着说道。

    “好样的,奖励你一个”说着颜岚在边瑞的侧脸上吻了一下。

    边瑞这边脸受了一下又把另外一边脸凑了过去。

    颜岚有点嫌弃的说道:“满脸的汗味”。

    “现在后悔迟了,人家说臭男人,男人要是不出点汗那还能叫臭男人么?”

    就这么着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回到了院子里,一回到院子,颜岚便把边瑞赶出了正屋,给了边瑞一条毯子,自己把正屋给占据了。

    空调嗡嗡的响了起来,屋子里面却是静的如同置身于深井一般,正屋的正堂所有的灯都打开了,颜岚换上了舞鞋还有紧身的练功服,对着三面镜子勉强排成的镜墙开始创作了起来。

    边瑞不懂舞蹈,不过他也是学过艺术的,虽说绘画和舞蹈是两个门类,但是共性还是有的,对于创作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投入,投入大量的时间专注于一个事情,甚至一个点上。有的时候灵感来了思如泉涌,灵感不来那立刻如坐针毡,身心倍受煎熬。

    颜岚此刻就很专注,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对着镜子跳着,边瑞不懂舞蹈但是他此刻喜欢这个女人,所以他满怀爱恋的坐在院子中注视着女友。

    夜里一点多钟,颜岚终于不跳了,直接累的躺在了地板上没有一会儿便睡着了,边瑞小心的走进了正屋,给她盖了一件毯子又小心的退了出来。

    第一天一早,边瑞起来颜岚也起来了,一个练功夫一个练舞,到了吃饭的时候,边瑞做好饭,给颜岚送了过去,趁着吃饭的功夫两人聊了几句,吃完收了碗筷,两人又各忙各的起来。

    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颜老爷子背着手进了院子,见边瑞正在院子里刷着玻璃瓶子便问道:“岚岚昨晚没有回家,是住在你这里了么?”

    颜老爷子有点恼火,虽然他很喜欢边瑞但是老人家还是不想看到自家的闺女还没有结婚就在男人家里留宿,所以今早过来不光是蹭饭来了,顺带着也是过来问罪。

    边瑞伸手指了一下正屋,小声的说道:“颜岚在里面创作舞蹈呢,从昨晚就开始了,别吵”。

    边瑞一边说着一边打着手势。

    颜老爷子一看正屋里的闺女一脸专注着跳着舞便明白了,以前颜岚也是这样,有的时候跳起了兴致来会一遍一遍的练,有的时候连着两三顿不吃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练舞很辛苦,多给她增加一点营养”颜老爷子冲着边瑞说道。

    边瑞问道:“她最喜欢吃什么?”

    边瑞一直都不知道颜岚最爱吃什么,反正她不挑食吃什么都香,很难让边瑞做出正确的判断。

    颜老爷子想了一下说道:“黄鳝吧,正好你的塘子里有,捡肥嫩的来溜上一盘子,还有小河虾炒韭菜,小河虾要剪须,不剪须吃着扎嘴,要是再有一盘子河蚌蛙腿什么的就更好了,剩下的就随便弄两素菜就行了……”。

    边瑞开始的时候还点头,但是越听越怀疑:这好像不是颜岚爱吃的吧,怎么我觉得像是你爱吃的呢?

    “看什么看,从小你阿姨就紧着她的口味做菜,我和闺女口味一样很奇怪么?”颜老爷子板起脸来,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

    边瑞连道:“那肯定不奇怪啊,您这都过的什么日子啊,颜岚这二十来年感情就没有吃过几顿舒心饭!”

    颜老爷子有点不好意思了,老脸一红:“快点去办吧,对了,这两天我看的局事帖在不在正屋里?”

    “都拿出来了,连桌子都搬到西厢房了,您要是想看的话我给您拿”边瑞说道。

    见老爷子摆了一下手,边瑞把自己临的柳宗元的《局事帖》拿了出来,交到了老爷子的手中。

    老爷子得了帖立刻一脸笑容的坐到了老银杏下的躺椅上,欢天喜地的看了起来,看到了开心的时候直接拍起了大腿。

    老爷子伸手在旁边的小几上摸了一下,摸到了茶怀放到嘴边想喝茶,谁知道里面根本就没有水,于是看也不看院中是否有人,直接嚷嚷道:“倒茶!”

    喊了两嗓子不见人,老爷子抬头发现院子里别说是人了,连原本该在院子里的大灰都不见踪影了。

    颜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感慨的说道:“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古代的读书人都需要一个书童了”。

    边瑞去找食材去了,黄鳝什么的自家就有,无非是挑合适的,小河虾也不难,拿个兜子去田边的小排水渠里捞就是了,一个网兜子下最,一盘子菜便有了,唯一难的就是剪虾须,小河虾本身的个头很小,但是虾须却很长,一根虾须能有十几倍身体长。

    最不好弄的是河蚌,好在现在是夏天,边瑞直接去湖边上转一圈想看看有没有孩子游泳,看到有孩子的湖里游泳扎猛子,便让大点的孩子给自己去湖底给自己摸上几个。

    到了湖边上边瑞发现,这个时候湖里居然一个人没有,只有自己弄出来的那条大虎刺鱼正在湖东岸的阴凉下面翻着肚皮装死鱼。

    听到有人的脚步声,虎刺鱼立刻收起了白肚皮,看到来人是边瑞的时候,整条鱼都差点摆成开心两个字。

    边瑞走到了岸边伸手在硕大的鱼头上挠了两下,然后望着碧波荡漾的湖水说道:“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难道这事还得我自己来?”

    来回瞅了快五分钟,都没有皮猴子们过来,于是边瑞只得自己脱了衬衣脱了裤子,只留下一条内裤扎进了水中。

    湖水很清,一猛子扎到了湖床的边瑞干脆睁开了眼睛,仔细在河床里搜索了起来,到了换气的时候再浮出水面,换一口气之后再一次钻到了湖床底搜索河蚌。

    虎刺鱼这时非常开心在水中绕着边瑞来回的游着,时不时的还给边瑞吐个大泡泡。

    第三个猛子扎下去,边瑞摸到了第一个河蚌,个头还不小,差不多能有三斤多重,像这样的河蚌最少在这湖里躺了七八年了才能长那么大。当然说的重量是连蚌壳的,里面的蚌肉是绝对没有那么重的。

    后面又扎了两三个猛子才挖到了第二个河蚌。

    连着挖了两个河蚌,虎刺鱼似乎是明白了边瑞要的是什么,只见虎刺鱼一摆尾巴,消失在了边瑞的身边,不到三五秒钟,虎刺鱼回来的时候嘴里咬着一只河蚌,比边瑞抓的大多了,差不多五六斤的样子,像是这样的河蚌在湖里最少养了快二十年。

    边瑞接过了河蚌在虎刺鱼的脑袋上抚了几下,虎刺鱼便给边瑞捉起了河蚌。

    连着三个大河蚌送到了边瑞的手中,边瑞立刻说道:“够了,够了!”

    这么多河蚌足够做一份五六人吃的河蚌咸肉煲了。

    有鱼有虾有蚌,咸肉韭菜什么的自家的菜园子里有的是,所以一回到院子里边瑞便着手开始烧菜。

    而颜家父女两个现在都成了痴人,一个是舞痴,一个是书痴。一个对着镜子跳个不停,一个手捧着书卷读个不停,两人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专注,如同做菜时的边瑞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