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vip彩票

500vip彩票 > 捡漏 > 2419 新的战斗

2419 新的战斗

作者:金元宝本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500vip彩票 www.0635dh.com,最快更新捡漏最新章节!

    自己能保得了夏玉周不被挫骨扬灰也是万幸。

    夏家的其他人,自己也没那必要去管。

    自己做的孽,自己去受!

    这回,夏家是真完了!

    本来当初雷公山叶布依就是抓一半留一半,就等着哪天收网一锅烩。现在,正是时候。

    而鲍国星和许春祥的自首又交代了许多问题,让闫海喜案子里很多疑团迎刃而解。

    这一天晚上,整个天都城,整个神州的无线电波里都在回荡着叶布依狰狞残暴的抓的声音。

    风雨飘摇摇摇欲坠的夏家破屋彻底被这秋日最后一场秋雨彻底打塌。

    夏玉周虽然死了,但有些人可不会就这么放过他。

    那股力量里边,还有不少痛打落水狗的人,还有不少另有想法的人。

    夏玉周死了,神州历史考古总顾问的位置空出来了,恰好,最有希望做总顾问的破烂金也残废了……

    一幕大戏在这秋冬初交之际随着夏玉周被烧成灰而缓缓拉起了序幕。

    这一次究竟是八王争储,还是十龙夺嫡。

    无数人的心都已经摁捺不住的跳出了胸膛。

    在这千年的天都城,真的是好戏连台,一幕一幕,总是看不够!

    到了特殊医院门口,金锋在罗挺的搀扶吸艰难下车,拒绝了轮椅,拄着拐杖费力的挪动身子过了安检。

    这一幕又被无数远远近近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的人们清楚的记录了下来。

    昔日日天日地日空气的神眼金瘸了!

    呵呵!

    他,也有今天呀!

    这就是报应呀!

    拿他的话说,就是天矮报应来得快呐!

    呵呵!

    暧,还别说啊,咱们历史考古总顾问,每一个都是坐轮椅的啊!

    暧。那可不一样,夏鼎跟夏玉周都是当了总顾问才坐的,这个收破烂的……可是坐了才做的。

    暧,你们瞅见没有。

    好像三任总顾问都是坐的同一牌子的轮椅的说。该不会是那厂家给了他们仨啥好处吧,这他妈连广告费都省了。

    好像是捏。该不会这轮椅就是他们仨联合办的厂子吧。

    噗!

    这以后要是谁做总顾问,会不会先把自己给弄瘸了啊?

    噗!

    呵呵……

    哈哈哈……

    暧。那什么,这收破烂的瘸子以后还行不行啊?

    什么行不行?哪方面?

    那方面啊!

    咝——

    可怜破烂金身边这么多国色天香的大神兽,这以后,啧啧啧……

    破烂金那头上该不会被染成呼伦贝尔大草原吧。

    切。

    呼伦贝尔大草原算什么。

    这以后啊,破烂金神眼金金千亿又得改名字咯。

    什么名字?

    绿出天际——

    绿灯侠!

    噗!

    哈哈哈……

    吼吼吼……

    进了医院直奔ICU病房,全身喷洒消毒再换上无菌服进入病房,三张配置最好的病房上躺着三个女孩。

    楼乐语、王晓歆、黄薇静。

    三个女孩的形势都不容乐观,随时随地有有可能离开人世。

    特殊部队的护士见了金锋进来随即走了出去,金锋开始了新一轮的特殊医治。

    先把做好的桃木法牌挂上黄薇静的脖子,栽给黄薇静做了针灸,最后再用祝由术!

    一番功夫下来,金锋累得大汗淋漓浑身湿透。

    跟着再马不停蹄挪动到楼乐语身边,又依法照做。

    楼乐语内伤严重,肝胆都做了摘除,脑部受到了严重的脑震荡,淤血严重,需要开颅清淤。

    但风险相当的大!

    就算手术成功也会留下后遗症。

    这个后遗症最好的结果就是植物人!

    拖着快散架的身子骨到了王晓歆跟前,金锋都不忍心再看下去。

    隔着那无菌仓,金锋痛得浑身都在痉挛。

    无菌仓里边的王晓歆一颗脑袋肿得来比猪头还大,昔日精巧娇俏美到极致的五官丑到不忍卒读。

    昔日美绝尘寰,艳冠天都城的冰霜女王变成了世间奇丑的丑八怪。

    她的脸上身上多处擦伤毁伤,在被水泥罐车撞上的那一块,玻璃碎片就刺满了他的全身。

    被抛出车外来的重重砸在隔离绿化带里,滚了好几圈,绿化带里灌木丛都被她压平。

    身上更是被灌木丛的树枝戳得千疮百孔。

    送到医院来的时候,王晓歆半张脸都能见到骨头。

    王晙芃看到自己女儿惨状的那一刻,直接气得撞墙。特许出来探视的王小白哭得就差没跳楼。

    连续医治了两个女孩,金锋的手都开始颤抖,含着同仁堂乐老板平价卖给自己的三百年老参片,喝了一罐黄金菊水,伸出颤抖的手给王晓歆下针。

    疏通她体内淤堵的气血,再用烤灯照射,跟着用药草包热敷。

    容貌毁了可以整容,但前提是,要把她的命保住。

    做完了三个女孩祝由术,金锋已是累得快要晕倒。

    自己表面上看着没事,但只有自己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有多严重。

    金锋不会告诉任何人,自己之所以能挺下来,全是靠着祝由术十三科里最神秘的一种方式。

    那是以自己的本命精血和生命力作为交换的消耗。

    原本自己可以等到调养好了再给三个女孩治疗,但现实是自己等不起,三个女孩也等不起!

    足足在病房里修整了半钟头,金锋将陨针消毒咬着牙躲开摄像头,左手三指摁着自己的左胸,右手捏着陨针刺进自己的心口。

    顿时间,金锋咬破了嘴唇,身子发出筛糠般的颤抖。头发以惊人的速度在根根的变白!

    那种痛苦金锋只经历过一次,就是在雷公山使用搬龙术的时候!

    抖了足足五分钟,金锋才缓过气,拄着雷竹拐杖起身出门。

    现在的自己再也没有力气去看梵青竹李心贝和青依寒,她们当时都有价值巨亿的法器护身,伤势都不严重。

    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逮着护手回到自己的病房反锁。

    开了冰箱取出保鲜的血袋,一口咬破,大口大口的吸吮千年象龟的血。

    满口是血的金锋狰狞恐惧,宛如吸血僵尸一般。

    抓起一大把的三百年老参片夹着其他东西胡乱的咀嚼费力咽入体内,快速冲到床上,飞快的将拉起床上的带扣将自己全身锁死绑紧。

    也就在这个时候,金锋眼睛瞬间血红赤潮,鼻孔里发出一声闷哼。

    跟着金锋的身子骨径自抽起了羊癫疯,更似那鬼上身一般,不住的上下扭动。

    咯叭叭的骨节发出的脆响如同一万响的鞭炮响个不停。

    金锋身上汗毛根根竖起,肌体上渐渐的泛起一层褐红色的污垢。身下的床单一幕暗红!

    过了好久好久,金锋的颤动才慢慢减缓,终至不闻。

    一觉睡醒,金锋虚弱的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环境,就像是那一年魂穿过来的初醒。

    半响之后,金锋咳出几口黑色的血块,送了带扣挣扎起来,拖着身子进了房间洗浴。

    夜晚无人,冷风凄零,孤独的金锋孤独的承受着这世间难以想象的痛苦。

    飞蛾与我捻熄灯,孤月陪我夜最深!

    在这秋冬交际的冷夜,孤独的金锋把独孤留给自己,不对任何人讲起。

    天亮的时候,金锋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看着那镜子中满头白发如干尸般的自己,咬紧牙关,爆出两道鹰视狼顾的精光,宛如厉鬼。

    等到金锋再次出来的时候,已变成了一个光头。

    开了保险箱,取出新的大包,挨着挨着整理收拾将一件件的物件叠放整齐,背着重重的大包,鼻孔里发出微微的轻哼。

    单腿跳着到了门口,抬手拿起那紫金雷竹的手杖,戴上墨镜拧开房间,冰冷的迎上夕阳。

    “准备好了没有?”

    “好!”

    “等我一到,就开挖!”

    “全球直播!”

    “老子要毁了他的道心!”

    一个小时后,金锋坐上讹诈神圣之城来的庞巴迪环球8000的豪华私人客机直飞魔都。

    新的战斗即将开战!

    这一次,金锋不会对谁留手!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飞机刚刚升空没多久,金锋的电话便自响起。

    一个消息让金锋冷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