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vip彩票

500vip彩票 > 捡漏 > 2178 谁买了?

2178 谁买了?

作者:金元宝本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500vip彩票 www.0635dh.com,最快更新捡漏最新章节!

    不得不说,今天是一次很糟糕很失败的寻宝之旅。

    一座阳明山走完,愣是没见着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更没发现任何有意义的线索。

    行馆因为2007年的火灾重建,近两千平米的地方虽保留了原样,但却是给金锋的寻宝带来了很大困难。

    最大的困难来自地面。

    从风水堪舆的角度来寻摸,下面肯定有避难室。但现在这避难室上方已经盖起了其他的建筑。

    就算能下去,也不敢保证里面有没有东西。

    时过境迁这么多年,该搬走的早就搬走,更断然不会留给其他人。

    不动声色下山,已是一天过去。

    寄予厚望的一天一无所获让金锋有些沉闷。回到包家别墅,金锋默默整理计划,定出几个最重要的地方。

    这几个地方那是一定要去,并且一定要实地走实地摸。

    摆在金锋面前有两条路,是折返东海大学找张学良捐赠的那几万册的书籍,还是上北市直接去朴园实地寻摸。

    深吸一口,眨眼去了半截香烟将自己沉浸在浓浓的烟雾中。

    烟雾缭绕变成了一个狰狞恐怖的怪物,冲着金锋发出鄙视的嘲笑。

    一路过来,自己将小六子的走过的地方一一的走遍,却是没有发现他留下的任何蛛丝马迹。

    最有可能藏匿的阿里山别墅同样没有有价值的发现。

    小六子藏得太深了。

    赵老先生是小六子的亲儿子,跟他生活了数十年到最后也无法搞清楚自己亲爹藏的那些东西。

    现在金锋再去寻找,谈何容易!

    千头万绪明明已经感觉要抓住了那灵光一现的希望,倒头来却什么两手空空。

    太难了。

    豪华的别墅,奢侈的装修,富丽堂皇的大厅死一般的静寂,橡木扶手的旋转楼梯在灯下格外的凄凉。

    已是八月十一的白月光斜着照在夹胶玻璃的窗台,凄冷孤独的影子在薄纱之后孑然的伫立。

    汉卿兄,你到底把东西哪儿了?

    “对不起先生。朴园现在是私人产业。不接受任何人的参观。”

    “这里已经卖给了姚东先生。”

    “我再一次警告你,这里是私人领地。请你马上离开,不然我会报警。”

    101大厦的高耸入云,诚品书店的地标,忠孝东路的传奇,还有那满是脚踏车的街道……

    秋日的北市就像是一个双子星座性格且到了更年期的美妇人。

    紧邻着海又位于盆地的北市,水汽从东北面进来后,被周围的山地与丘陵地阻挡,徘徊不去……

    这样的地理位置和天气相撞只有一个结果。

    一边太阳暴晒,一边下着大雨,一边……还着刮大风。

    那么的朦胧却又那么的神奇。

    满街都是那带着口罩的男生和女声,老人和小孩,像是到了最疯狂的非典侵袭的日子。

    绵绵的雨不住的,狂风如同失去脑袋的刑天四下乱撞,将一个个漂亮女声的青春长发吹得猎猎飞扬……

    连同那白的红的粉的绿的蓝的紫的长裙,只留下一长串凄厉而害羞的尖叫,却是瞬间又被下一轮狂风的袭击吹得狼狈不堪。

    猥琐的出租车司机大叔们来不及观赏这旎人的风光,满心都沉浸在多跑一趟故博多挣一些钱的喜悦。

    一把星光蓝的伞打在一辆机车上被弹起老高,随着狂风被扯碎,哗啦一声飞射过来。

    尖利的伞尖如同利箭一般直直飚射到一个人的脑后。

    一只黑黑站着雨水的手臂横在空中,奇迹般的握住麻花一般的伞,慢慢收在手中。

    抬手将伞面还原,伞扣挨着挨着锁死,缓缓撑开挡在胸前。

    “三万一口价!”

    在小巷著名的奢侈品店外,一个不足一米长一米高的玻璃货柜旁边,金锋的声音从湿透的面罩下清冷冷的溢出。

    狂暴的斜风乱雨如沙尘暴般漫卷无情的打在金锋的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

    全副武装的摊主老板裹紧了自己的雨衣,抖抖索索的叫道:“四万块一口价的啦。卖给你我也要收摊了暧。”

    “这该死的鬼天气,一年比一年糟糕。”

    沧桑沙沙的宝岛腔在这一刻变得异常的难听,乱雨不住打着摊主大叔脆弱的身子。雨水不住的从头上滴落下来淌进脖子里,更是冷透骨髓。

    “五万块。再把这个日入千万给我。”

    摊主大叔一听这话,脑袋摆着如最高档的电风扇,碎碎的水滴泼满整个柜台。

    “这日入千万可是很吉利的暧。清朝的嗳,还是铜印材质。怎么也得三万块。”

    “这个老山檀香的手持五万块,你一起要,最少七万五的啦。赶紧的啦拜托。这个天气我赚点钱不容易。”

    “七万五可以,你送我一个小东西。老山檀香差一个坠角。”

    老板瞪了金锋一眼,重重喘了一口粗气,突然一摆手凶巴巴的说道:“给你了啦。付钱吧客人。你真是很难搞。”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抠门的内地客。”

    边说,老板把老山檀香的十八子手持和日入千万的铜印包起来放进塑料袋,跟着从柜台里摸出一个玻璃罐子,随意的捡了一颗小珠子……

    这当口,金锋伸出手去,自己从玻璃罐子里夹出一颗绿色的圆三通轻声说道:“就这颗。”

    老板没好气白了金锋一眼粗声粗气的嚷道:“你不是要老山檀的配饰吗?怎么又要这个三通?”

    “我觉得这个更漂亮。”

    “不能反悔吗?”

    老板有些不耐烦嗳嗳两声把东西包起来递了过去。

    当金锋掏出一大叠两千一张的本地币数给老板的时候,大叔眼睛放出一层层的精光,仿佛这疾风骤雨也变得不再冰冷。

    “客人嗬,我这里还有很多好东西的嗳,要不要再看看。”

    “不用。”

    “这三件差不多够了。”

    轻轻说完这话,金锋当先把圆珠三通揣进包里,却是将其他两件东西夹在腋下。

    “这把伞送你。”

    把伞放在大叔柜台山,金锋一步踏出静静的走入凄风苦雨。

    老板美滋滋点着钱说着谢谢,忽然冲着金锋的背影大声叫喊:“喂。那么大的雨暧,你不要伞的吗?”

    “没事。前面也在下雨。”

    老板呆了呆,看着金锋那孤单赢痩的背影慢慢消失在雨雾中,不由得咂咂嘴骂了句弱智。

    没几分钟,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一个人急匆匆赶到这里。

    “老婆我告诉你一件大好事。发财了!”

    “老公我也告诉你一件大喜事。咱们要发财了。”

    还没等到中年大叔开口,中年妇女便自尖声叫道:“发财了老公。那个日入千万铜印竟然是北宋的。我们发财了。我刚刚从拍卖会上出来……”

    “这是罗桂华先生。他出六百万买我们的铜印。”

    听到这话,老板大叔喜不自胜的笑容顿时凝结,一屁股瘫倒在地,只感觉天都塌了一般。

    “你说什么?谁买了?”

    “刚刚走?从哪边走的?长什么样?”

    金丝眼镜二道贩子罗桂华听完了了老板的话,脑海里径自闪出一个人的影子来:“难道是他!?”

    心若向往之,秋雨亦多情。

    漫步在这传奇的忠孝东路,冰冷的雨凄厉的风反而成了一道铭刻在心的风景。

    当坐上年老司机的出租车的时候,金锋慢慢摸出刚刚收获的三个小漏轻轻把玩起来。

    北宋的日入千万成语印章。苹果绿的三通珠子,还有一个老山檀的手持。

    老山檀的手持确实是天竺的真货,年头也足够。但最值钱的不是老山檀的珠子,而是他上面的两颗佛头和佛头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