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vip彩票

500vip彩票 > 捡漏 > 1739 砸场子?!

1739 砸场子?!

作者:金元宝本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500vip彩票 www.0635dh.com,最快更新捡漏最新章节!

    刁太婆褶皱重重叠叠的脸上老泪四处满溢,拿着木棍摇摇头哭着说道:“算了小锋。”

    “她是点点的亲妈,不管咋个说,是她生了点点……”

    “不看一面一面。”

    “我以后都不想再看到她……”

    “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她。”

    说完,刁太婆一瘸一拐飞快跑到车边,紧紧抱着吓得六神无主的点点哭作一团。

    金锋慢慢转身过来,冲着女西装一帮人一指嘶声叫道:“回去给我等着。”

    “别跳楼!”

    一帮子人听到这话,当即就坐倒了几个下去。

    没一会,韦佳佳被扔死狗一样扔到车上被女西装的人带走,金锋平静的放下了电话,紧紧抱起了点点。

    三娃子跟三水昨晚上得烂泥,直到事情过去了都没起来。

    受惊过度的点点没一会便自睡了过去,卷缩成一团,身子不住的颤栗,泪水就没停过,看得金锋心痛。

    刁太婆也是吓得不轻,说话牙关都在打颤,担忧万状:“小锋,他们还会不会来抢点点……”

    金锋安慰着刁太婆:“有人会来处理。”

    “这事不给我个说法,我决不罢休。”

    点点忽然间紧紧抱着金锋哭着说道:“锋哥,我要奶,我要奶……”

    这当口,覃允华站在门口冲着金锋使使眼色,脸上带着一抹惊惧。

    金锋把点点交给刁太婆,抬脚出门。

    覃允华跟着出来颤声说道:“来了好多人,都是来鉴宝的。”

    “有些东西……我……看不懂!”

    金锋嗯了声,眼神一动。

    覃允华的功力和技术那是没得说,坐镇古玩行两年多三年也没出过岔子,平日里看的东西绝对不少,眼力界比起以前至少上了两个台阶。

    他看不懂的东西……

    “砸场子!?”

    覃允华带着一抹骇然,摇摇头:“不知道。”

    金锋拍拍覃允华肩膀,递了一根烟过去,拎着茶杯走到了二手货仓库。

    眼前一大片黑压压的人头,秩序井然。

    见到金锋现身,很多人都朝着金锋热情的打着招呼。

    这些人穿着打扮都是名牌,戴着的手串吊坠也是好货高货,仪表气度也有些名堂。

    来的大部分都是外省人士,金锋微博发出去之后引发了大辩论,很多玩家和藏友这才知道金锋有偿鉴宝的事。

    这些藏友玩家年岁较大,平日里也不会去关注微博上的事。

    听到了金锋有偿鉴宝消息之后,很多玩家纷纷赶来这里。

    这些资深玩家和藏友里面,不乏各省市收藏协会的领头人。

    他们既然千里迢迢来找金锋,就说明这些人是认可金锋的有偿鉴宝的。

    开什么玩笑。

    自己手里好几件东西不但自己看不准,就连那些专家大师们都说存疑。

    很多人不是没想过找金锋看,但他们同样深深知道,没有人牵线搭桥,怎么能请得动金锋这尊大神。

    现在有这么好鉴定认证的机会,只要给钱就能做鉴定,假的砸了熔了就是,要是真的,那就发大斗财了!

    金锋平静的点头回礼,目光一扫,发现这群人当中还有不少的年轻男女。

    不用说,这些年轻男女是代表家里的长辈或者公司的老总来的。

    这些长辈和老总们,必定是显赫一方或者名动神州的大佬级人物,只不过由于某些特殊的原因不方便现身,便自让人代表自己过来。

    事情,似乎变得有些有趣了。

    放下茶杯轻轻抖抖烟灰,金锋指了指身边的牌子曼声说道:“感谢各位信任捧场。废话不多说,东西我看错了,这上面的绝世之宝随意拿一件走。”

    “老规矩,鉴定费十万起步,上不封顶。”

    “二级国宝十万,一级国宝五十万,一级甲等一百万……”

    “稀世级国宝两百万。”

    “绝世级国宝五百万。”

    “镇国级国宝一千万!”

    “假货当场销毁,先签文件,福祸莫怨。”

    金锋平淡沉沉的话音出来,现场一片清风雅静,很多人对那些天文数字的鉴宝费完全不在乎,反而多了几分激动和期盼。

    金锋话说完坐了下来,冲着覃允华点了点头。

    覃允华摆摆手,立刻让帝都山古玩行的员工退下去自己亲自上场做接待。

    第一个人签了文件递上支票,覃允华眨眨眼心头顿时被刺激了一把。

    “一百万!”

    “一级甲等!”

    一级甲等国宝全国也不过两三千件,绝大多数都是在各个博物馆里面,私人手里的少之又少。

    第一件上来的就是一级甲,覃允华心头突然冒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不动声色把支票放到一边,让持宝人开了箱子查验,当即眼皮狠狠的抽动。

    “竟然是他。”

    持宝人满含笑容彬彬有礼跟覃允华点头,捧着箱子到了金锋跟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次开了箱子,把物件取了出来放在大大宽宽的案几上。

    这是一个硕大的天青釉罐子。

    短颈、深腹、圈足。

    沿口下鼓腹上有两个兽头尊,器物上共有三个阴雕、四个阳雕共七种图案。

    其中的阳雕分别刻着风雨形状、老三代青铜器图案以及如意等图案,寓意风调雨顺年年有余等。

    老三代青铜器指的是商、周和春秋战国。

    这些青铜器上的图案都是以饕餮纹、夔龙纹、龙纹、蛟龙纹、蟠虺纹、蟠虫离纹、鸟纹、凤纹、波纹为主。

    这个器物,有些意思。

    金锋目光一抬便自将物件看了个真切,并没有上手,嘴里淡淡说道:“这是鹭岛孙先生的珍藏?”

    持宝人赶紧点头笑呵呵的说道:“鹭岛收藏协会很想见金大师一面跟金大师当面请教……”

    “金大师公务繁忙,我们联系了黄冠养处长好几次,一直没回话。”

    “孙会长年纪大了走不动,就让我过来了。”

    金锋嗯了一声随口说道:“鹭岛的民间收藏藏而不露,低调大气,这几年来已经成为全国第三大古玩交易市场。把锦城都比了下去。”

    “有机会,我一定会去拜访各位。”

    那持宝人惊喜过望急声道谢。

    这时候,金锋指了指天青釉的罐子轻声说道:“这件东西我看过图片,争论在是否是民窑和官窑。”

    “我的判定,东西是对的。年代不是乾隆而是嘉庆。”

    “民窑出品。”

    “第一帝国博斯特古董店有类似一个罐子,没有兽环。可以做为参考。”

    那持宝人听了之后露出一抹失望和痛色,过了阵子轻声问道:“孙会长想请教金大师……”

    “叫孙会长留着传家吧。这东西我看到的目前就两件。还算稀奇。嘉庆时期能做这么漂亮的天青釉,也是难得。”

    “别卖了。”

    说着,金锋开了鉴定证书签名递了过去,偏头说道:“二级国宝收五十万鉴定费,退五十万。”

    持宝人心头落了一口气,心悦诚服向金锋欠身行礼,拿到金锋开的鉴定证书顿时笑了起来,再次向金锋欠身,收好东西退了下去。

    跟着,第二件东西马上送了上来。

    这同样也是一百万鉴定费的物件。

    画轴一幅!

    持宝人竟然是一位宝岛省的老妇人,年纪看着还年轻,不过五六十岁的样子,只是眼角的鱼尾纹出卖了她真实年龄。

    金锋看了看老妇人的打扮,目光停留在老妇人戴着的麻花镯上,眼神微微一动。

    画筒起开,老妇人慢吞吞的把丝囊拆开,金锋目光一瞥那丝囊,嘴角忍不住上翘。

    那画取了出来,放在桌上的锦缎上,老妇人正要去开那画。

    金锋这时候叫停了老妇人,浅浅一笑:“前辈姓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