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vip彩票

500vip彩票 > 捡漏 > 0287 两个奇葩啊!

0287 两个奇葩啊!

作者:金元宝本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500vip彩票 www.0635dh.com,最快更新捡漏最新章节!

    这话一语双关,不但打击了其他几个老板的店铺小,还把自己的臻宝阁给举高在其他几个人的头顶之上。

    三个老板加坐柜的面色微变,呵呵笑了笑。

    这时候,殷渝超冲着白墨阳说道:“白少董,您要买精品的话,我这里也有……也不差。”

    “绝对的精品!”

    白墨阳淡淡的嗯一声,点点头。

    金锋也点点头,问过其他三家店铺老板的意见之后,就在臻宝阁里召开一个小小的招宝大会。

    第一家老板亲自从家里的保险柜里拿出来两三年都露过面的一件盘子出来,慎重的放在桌上。

    比了一个请字的手势:“白少董您过目。”

    白墨阳依旧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屑的样子,冲着金锋努努下巴。

    金锋更是装作一个二把刀的样子,装模作样的戴上了手套,单手拿起盘子看起来。

    一边的老板主人看得心惊肉跳,双手探出去,好好的护着金锋,生怕金锋一不留神手一滑,那盘子就完蛋鸟。

    这小子完全就是个二把刀啊!

    金锋将盘子翻过来,看了看底款,咝了一声。

    “洪宪年制!?”

    “嗳,这个洪宪年是哪个啊?”

    “少董,你知道不?”

    听见这话,白墨阳嘴角顿时狠狠的抽了一下,嘴里却是恶狠狠的叫道。

    “你比我懂,你都不知道,我哪晓得。”

    其他几个老板和坐柜的对金锋更是无语了。

    尼玛,这是哪儿钻出来的逗逼加文盲?

    竟然连洪宪瓷都不知道。

    当下第一家的老板就笑着说道:“洪宪是个年号,就是袁世凯!”

    “袁世凯称帝之后,花了一百四十万大洋叫大家郭葆昌做督陶官做的瓷器,登基的时候就是用的洪宪瓷。”

    “哦!”

    金锋点点头,拿着这个盘子粉彩的花卉腊梅大盘端给白墨阳过目。

    “少董。袁世凯那老贼的东西,收不收?”

    白墨阳心里头对金锋的鄙视超过了世界最高峰,嘴里恶狠狠的叫道。

    “那个老东西要死了都想要做皇帝,人品太差,不收。”

    金锋当即就把盘子递了回去,曼声说道:“不收。”

    对面那老板根本不敢去接,而是笑着金锋先放下盘子以后再放回盒子里。

    其他三个店的老板见到这个洪宪大盘暗地露出冷笑。

    真把这两个小青年当凯子了么!?

    真正的洪宪瓷那是绝对不可能落上洪宪年制的款识的。

    真正的皇帝那就必须要有自己的御用瓷器,这是规矩。

    所以袁世凯在发抽称帝前,拨了一百四十万大洋叫大家郭葆昌做督陶官,做了一批瓷器出来登基时候用,总数不会超过一万件。

    郭葆昌那可是民国时候的大收藏家!

    乾隆皇帝视为珍宝的三希堂里三个帖子。

    晋朝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远帖》,其中《中秋贴》和《伯远帖》就是郭葆昌买下来的。

    他为袁世凯做御瓷,耗费一百四十万大洋,分摊到每一件瓷器上,费用也是极为惊人。

    袁世凯虽然做了皇帝,但内心还是很在意世人的非议,更怕在史书上铭刻遗臭万年。

    虽然每个男人都有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梦想,更别说像袁世凯这样窃国大盗的枭雄,但毕竟复辟做皇帝,那是逆着历史大潮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

    所以,这些瓷器都没有落洪宪年制的款识。而是用的居仁堂款,大都是珐琅彩和粉彩。

    这批瓷器也并非袁世凯所专用。

    他还为北洋军阀徐世昌(署“静远堂制”款)和曹锟(署“延庆楼制”款)各烧制了一批瓷器。主要有陈设瓶,杯、盘、碗等日用瓷以及成套的餐具。

    除此之外,郭葆昌还为他自己也烧造了一批瓷器,用的是自己旧时店铺的觯斋款。

    这些才是真正的精品!

    而洪宪年制款的瓷器是怎么来的?

    那就是当时袁世凯皇帝梦就做了几十天,被迫下野滚蛋,没几天就挂了。

    很多奸商们却是不管这么多,立刻仿作出无数洪宪年制的各种瓷器来,借此赚得盆满钵满。

    在民国那些年,上至名公巨卿、富商大贾,下至中产之家、升斗小民,无不对这种瓷器趋之若鹜。

    虽然袁世凯短命,但好歹他也是个皇帝,而且还比李自成多做了四十一天,比海昏侯刘贺多做了五十四天,他的东西可是带龙气的。

    因此在当时,这些洪宪瓷备受欢迎。

    在场的几个老板和坐柜都是行家里手,见到这个洪宪大盘子无不表露出深深的不屑和鄙夷。

    顶了天几万块的东西也敢冒充精品。

    这是杀生了啊!

    当这两个小年轻是大肥羊了!

    被金锋拒绝了以后,那老板也不介意,跟着又拿了两个东西出来。

    一个是木雕,一个是铜镜!

    木雕雕的是福星高照,看样子是晚清时候的东西,很是传神。

    铜镜则是明朝时候的样式。

    这两件东西金锋连看都不看一眼,挥挥手叫道:“都不行,拿走。”

    “我们少董要的是好东西,这两件垃圾。”

    “那么多的铜锈铜绿,不定还是死人身上扒来的。晦气。”

    第一个老板面露尴尬,极不自然的笑了笑,轻轻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其他几个老板和坐柜的呵呵冷笑,露出一抹鄙夷。

    真特么的太坑人,三件东西也就洪宪瓷有点年头,其他两件全是假货。

    第二个老板带来的不过两件东西,其中也有一个青铜镜。

    这个青铜镜可要比先前那个好的不要太多,老板也是个行家,自行清理的青铜镜。

    青铜镜金锋手里已经有一个唐明皇的天地法镜,对其他同类物品肯定看不上眼。

    “晦气。又是死人墓里刨出来的。”

    “拿走。”

    第二件东西是一幅画,黄绸包裹,取出来的时候,背面的纸张黄中泛黑,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

    见到这幅古画出来,在场的几个人都露出一抹凝重。

    都在一条街上做生意,虽然老死不相往来,但却是知己知彼,这家店的镇店之宝就是这幅古画。

    坐柜的小心又小心的捧着古画上来,金锋抬手就要去接。

    老板赶紧拦住金锋,呵呵笑着说了几句话。

    金锋啧啧两声,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站一边等这坐柜的把画铺开以后这才过去。

    白墨阳就在金锋身边,第一眼就看见画上面十几个的大红印戳,再看落款,顿时眼睛一亮。

    “陆俨少!”

    这可是近现代十大名家之一!

    前几年他的画册炒到了大几千万,最贵的那册《杜甫诗意》2004年就达到了六千万。比《叔父贴》都差不离。

    最近些年册页拍卖也全都是几千万的级别。

    这幅《松山云图》为横轴,长近一米五,宽则有一尺五,装裱也是名家大师手笔。

    画工更没得说,整个画全是水墨无彩,松树点点密密,云层厚重而紧致,韵动感特足,感觉云都在飘,极有诗意。

    这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啊,其他几个老板和坐柜的都聚集上来,仔细观摩这幅画,不住的点头。

    就连一直装酷装高冷的白墨阳都忍不住低头细看。

    白家虽然是乐者大家,但艺术都是想通的。

    陆俨少的画现在的价格都是六十万一平尺,眼前这画估摸得有七平尺,那就得值四百万了。

    这还是保守的估计。

    这时候,金锋抬眼狠狠盯了白墨阳,白墨阳心中咯噔一下,极不情愿的曼声说道:“全是乌漆墨黑的,有什么意思?”

    鼻子再接着冷哼一声,转身走回自己座位坐下,对金锋那叫一个鄙夷。

    金锋曼声说道:“我们少董不喜欢画,有没有好玩的东西?”

    “我们少爷的身份尊贵,以前可是爱新觉罗家族的……”

    这话出来,白墨阳顿时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气得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

    几个老板和坐柜的更是极度鄙视,却又强自隐忍,毕竟这两个年轻人都是有钱人。

    这特么真是两个奇葩啊!

    两千年前的老物件不喜欢,近现代的字画也不喜欢,那他们喜欢什么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