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vip彩票

500vip彩票 > 捡漏 > 0052 我要的,我自己回拿

0052 我要的,我自己回拿

作者:金元宝本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500vip彩票 www.0635dh.com,最快更新捡漏最新章节!

    就算是葛老神医出面,闫家也不肯答应。

    开什么玩笑。

    我闫家的钱送出去又收回来,那不是打脸吗?

    金大师的面子往哪儿搁!

    后来云家不知道又通过什么关系让两个人给闫老爷子打了电话。

    这两个人的电话,让闫老爷子彻底的低下了头。

    “金先生。这事我们办得不地道。要打要罚您随意。”

    面对着眼前冲着自己鞠躬的闫家上下,金锋随意摆手:“难为你们。”

    “这是云家在借花献佛。向我示好。”

    “他们的目的我知道。”

    云家的目的肯定是为了云盛源。

    金锋第一眼看到云盛源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离死不远,没几天好活了。

    拿到了胆昭日月和金怀表,金锋也是极为满足。

    至于云盛源!?

    他的死活,与我何干!

    闫家收了三千万的支票,转手就给了金锋。

    但金锋却是没接。

    “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结束。”

    “我想要的,我自己会拿。”

    这也让闫家上下对金锋更为敬仰敬重,千恩万谢。

    通过两次接触,闫家也知道了些金锋的傲骨和脾气,钱的事不敢再提。

    倒是闫开宇小盆友的姨妈送了金锋一箱子的好烟,十几款最新款的手机。

    烟,都是市面上最顶级的。

    手机,除了水果最新款的八系,还有国产华为、步步高的顶配。

    不过,金锋只拿了两条烟和三个手机。

    回来手机和烟就丢给了周淼,让他给龙二狗也带过去。

    自己用的华为mate10。

    初用智能机,金锋就只会接打电话。

    用新手机把那块18K金怀表照了三张照片,捣鼓了半天累得浑身冒冷汗才编辑成文档,弄成邮件发了出去。

    金怀表的来历非同小可,如果对方还有人认得出这块表的话,将来的路或许会好走一些。

    邮件发出去,剩下的就是默默的等待。

    废品站开挖的当天,王大妈闻讯赶来,看到两台挖机轰轰隆隆的作业当即吓傻了眼。

    当金锋把盖着十好几个大红鲜章的营业执照递到王大妈面前的时候,王大妈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王大妈打死也不会相信、也不敢相信金锋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把手续给跑了下来。

    这些手续极其完备,涵盖了所有单位,完备得让王大妈怀疑这是金锋从假证贩子那里买的。

    但很快,王大妈就把这事给丢到一边,随即冲着金锋大声叫出几个字。

    “涨房租!!!”

    而金锋却是淡淡一笑,回了一句话。

    “十年合同。还有两年才到期。”

    包租婆露出最狰狞最邪恶的一面,指着金锋的脑袋开口就大骂。

    从金锋到这里的第一天开始,骂到拿到手续的今天。

    金锋所有的老底被王大妈掀了出来,什么难听就骂什么,骂得口水四溅,唾沫横飞。

    骂到最后,王大妈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大骂起金锋没良心。

    至始至终,金锋跟周淼就坐在她身边,静静的听她骂完。

    王大妈也是个苦命的包租婆。

    那时候的土地庙还不是社区。

    王大妈老公家成分不好,虽然家里人口多,但分的田和地却是村里最差的。

    庄稼收成不好,他老公又没啥本事,只会卖苦力蹬三轮。

    早早的就过了世,也没留下一个种,王大妈就成了寡妇,一个人打理这五亩地的庄稼,再养点鸡鸭,种点蔬菜,过得很是清苦。

    所以当年才会忽悠金锋三百块一年租下了这块地。

    还哄着骗着金锋签下了十年的长约合同。

    后来日子慢慢好起来,房子突然变得精贵。遇上几次拆迁,王大妈更是富得流油。

    有了闲钱,王大妈什么都不用干,也是乐于助人,没多久居委成立,王大妈也就混上了个官职。

    这几年锦城发展日新月异,一天赛过一天,这块地因为是沼泽地,没有开发的价值,王大妈也就仍由金锋他们用着。

    虽然金锋一年的租金才三百,但其他人的租金,可不止三千。

    王大妈对金锋好,那是肯定的,金锋身上穿的最值钱的衣服就是王大妈买的。

    逢年过节也是没少拿东西给金锋,每年收金锋三百的租金,给金锋买的东西都远远不止这个数。

    王大妈自己没后,以前不觉得怎么样,但自己现在有了钱,也想着自己百年之后,总有得有个人给自己端灵牌。

    每年七月半,总得有人给自己烧点纸钱,好让自己在下面也有钱花。

    于是乎,收金锋做干儿子这个想法,王大妈从来就没有断过。

    然而金锋却从来没答应过。

    金锋,自己有妈!

    虽然自己的亲妈抛弃了自己,带着自己的妹妹远走,但金锋心里这个结,解不开。

    哭了半响的王大妈见着金锋两兄弟没搭理自己,也觉得哭着没意义,恨恨的站起来,指着金锋大骂。

    “你个死没良心的混账臭小子给我记着,两年以后,你就等着滚蛋吧。”

    “到时候你跪着求我,我都不会再搭理你。”

    拍拍屁股,王大妈抬脚跳上三轮就走。

    望着王大妈远去的背影,周淼看着手机,平静说道:“十秒!”

    “不。这回要十五秒。”

    果然不出金锋所料,十五秒后,王大妈回头尖声大叫。

    “龟儿子的死报应,你们两个晚上记到来家头吃饭。”

    “我炖了乌骨鸡。”

    金锋跟周淼抬手在空中重重击掌,相视一眼,周淼蹲在地上大笑不止。

    金锋呵呵乐着,望着王大妈背影,眼中多了一抹温暖。

    “锋哥,这头石牛你准备放哪?”

    垃圾车门口放着一尊石牛,卧姿状态,形态庄重,身上满是斑驳,那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在下半身的背部,还有五道清晰的挖机齿轮印记,看上去触目惊心。

    长两米六,宽八十公分,连同底座高一米二,头部有卷纹,底座上还刻有铭文。

    这尊石头可花了金锋整整一千四百块。

    开始跟那矮胖子讲好的五百,后来等自己回去的时候,那胖子忽然变卦了。

    “你搞什么名堂。大雨天我在这等你三个钟头,饭都没吃。”

    金锋二话不说又摸了五百块过去,胖子这才消了气。

    花了三百请了吊车,让白叔开轻卡过来接了铁牛回去。

    白叔没要金锋的运费,金锋就给白叔加了一百块的油。

    下石牛的时候倒没请吊车,废品站的老邻居们都是苦力出身,文化不高但力气却不小。

    搞到这尊石牛,金锋当晚还喝了好几瓶啤酒。

    周淼倒是对石牛很好奇,询问金锋关于石牛的事。

    “这是石犀。哪是什么石牛。”

    “那胖子被我骗了。”

    “嘿嘿。”

    周淼呐呐说道:“我就说这牛长得怎么这么怪。”

    “石犀是什么?锋哥。”

    喝了酒的金锋有些话多,微笑说道:“《蜀王本纪》:‘江水为害,蜀守李冰做石犀五枚,二枚在府中。’”

    “《华阳国志。蜀志》说李冰外作石犀五头以厌水精。”

    小学二年级都没念完的周淼肯定听不懂金锋的话,一脸懵逼样。

    金锋哼了声,露出一抹冷笑。

    “镇水神兽。”

    “埋了千年,风水大宝。”

    王大妈一走,金锋两兄弟就开始干活。

    叫了白叔开来轻卡,把家里废品站所有东西装车。

    废书废报废纸箱拉到南城的中转站,那里专门收这个。全省的废纸都在这里集中,然后再拉到各个纸造厂。

    废铁废钢有专门做这行的人来收。收了去直接装箱,送出国外。

    去年前年国内钢铁价格低迷,供应过剩,于是就有了废钢出口这个新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