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vip彩票

500vip彩票 > 农门辣妻 > 第14章:她都知道

第14章:她都知道

作者:深雪兰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500vip彩票 www.0635dh.com,最快更新农门辣妻最新章节!

    慈宁宫。

    宫人见挺长一段时间没来过的皇上来了,高兴得差点飞起来,连忙转身去告诉屋里坐披风的陈姑娘。

    如今快八月,待她把披风做好的时候,差不多是九月末,那时候刚刚合适。

    “陈姑娘,皇上来了。”

    “嘶!”

    宫人突然一喊,陈语嫣一不小心把手扎到,疼得她直拧眉,而这一幕正好被进来的楚墨看到,他连忙过去拿起陈语嫣受伤的手指放进嘴里。

    陈语嫣脸颊泛红,想把手收回来,但手腕被楚墨仅仅的捏着,不容她收回。过了一会儿,楚墨见没流血了,这才把她的手松开。

    陈语嫣还处在懵圈中,许久才缓回神,这种感觉很奇怪,以前张晟不是没有给她处理过被扎破手流血的事,只是张晟跟楚墨处理方式不一样。

    张晟是很淡定的去拿药给她擦,而楚墨看起来很紧张,紧张到似乎忘记了她的手只不过是被针扎了一下,根本算不得伤。

    同样的事情,这样一比较,就能够感觉到哪个人对她更上心了。

    陈语嫣抿唇不语,她觉得她是应该好好的整理一下她对张晟的感情了。

    楚墨见她两眼呆滞,微微拧眉:“怎么了?很痛吗?”

    陈语嫣摇头,对楚墨微微一笑:“不疼,只是被针扎了一下而已,能有多疼。”

    “你不是最怕疼的吗?”楚墨随口道。

    陈语嫣再次愣住了,她的确怕疼,但她好像没有跟楚墨说过吧,他又怎么会知道?

    楚墨看她这个反应,道:“怎么了?”

    “我……好像没跟你说过我怕疼吧?”

    楚墨白了她一眼,说:“这还用说吗?每次我轻轻一碰你,你就歪卿卿的叫,别人就没有跟你一样。”

    “别人?”

    陈语嫣的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楚墨除了掐她还掐过别的女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楚墨对别的女孩子也做过对她一样的事情,心里很不舒服。

    楚墨的眼睛珠子转了一圈,随口唇角勾起。

    “语嫣你这是在吃醋吗?”

    “我……我才没有。”为了掩饰心虚,陈语嫣转身看向窗外。

    楚墨很高兴,因为语嫣开始在乎了,这是一个好现象,不过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

    他伸手拉了语嫣手臂衣袖一下,小声道:“语嫣,你别瞎想,那个别人不是别的女孩,都是男孩子。”

    “那你是拿我跟男孩子比较咯?难道我长得像男孩子吗?”陈语嫣回头瞪了楚墨一眼。

    “你若是像男孩子,那我像女孩子。”楚墨笑道。

    陈语嫣不说话了,人家楚墨七尺男儿,自己说自己是女孩子,她还有什么好计较的了,不过也没给楚墨好脸色。

    “你怎么突然来了?”

    “突然想起来冷落了你一个月,便过来看看你,万一你把我忘记了怎么办?”

    “呵,不知道是谁每晚偷偷跑过来,难道不是你?”

    “呵呵!”楚墨尴尬的笑了两下,然后不好意思的说,“原来你都知道。”

    “以后别半夜来了。”

    她在这后宫中,消息没外面灵通,但她还是从宫人的口中知道了楚墨那几位堂叔叔造反的事情,还有朝中大臣为难楚墨,这些事情她都知道。

    她不想楚墨太过劳累。

    突然,陈语嫣愣住了,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她,看向楚墨的眼神有点迷离。

    楚墨见她这般,微微拧眉:“语嫣,你若是不喜欢,我以后不来了便是。”

    陈语嫣心猛然抽痛,想也没想的摇头,然后跟楚墨解释:“我的意思是你晚上不要再来了,你这样根本没法好好休息,白天……你还要处理那么多事情……那么累……”

    听完陈语嫣的话,楚墨心情瞬间转好,咧嘴傻笑:“不累,我一点也不累。”

    陈语嫣无语,最后叹了一口气,感觉是在对牛弹琴,还是不要说了,因为她说了楚墨也不会听。

    “语嫣,你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你不用担心。”

    陈语嫣微笑,微微点了一下头,楚墨说什么那肯定就是什么,因为她相信楚墨的能力。

    然后想起来自己许久没有见爹了,跟楚墨说道:“我想出宫见见我爹,可以吗?”

    她问得很小心,楚墨见她这样,有些不喜。

    “语嫣,你不用这样小心翼翼的对我,你若是不喜欢皇宫,可以去宫外居住,我有时间就去看你。”楚墨说到这里笑了起来,“说实话,我也不喜欢皇宫,正好今儿没什么事,我带你一起出去,如何?”

    陈语嫣点头,同时也有些心疼楚墨。

    “那你等我一下,我回去换一身行头。”他身上还是皇袍,这样出去肯定不行。

    陈语嫣点头,正好她也想换一身行头,此时她身上的衣服有些繁琐,她想简单点。

    半个时辰后,楚墨带着陈语嫣出了皇宫,没有坐马车,而是步行,郎才女貌,回头率老高了,他们没有直接去陈府,而是在街上逛,打算买一些东西在去。

    陈孟辉身边的老杜看到小姐,以为是自己眼花,他眨了眨眼睛,确定是小姐,便对自家老爷说。

    “老爷,前面好像是小姐。”

    陈孟辉顺着老杜指着的方向看过去,看到自家女儿跟楚墨正在一个小摊子前挑选小饰品,顿时黑了脸,迈着大步过去。

    陈语嫣把拿起来的簪子放下去,楚墨见状,问:“不要吗?”

    陈语嫣摇头,正要开口说话,看到亲爹气冲冲的过来,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主动过去,笑着唤了一声。

    “爹。”

    陈孟辉对女儿点了一下头,然后直接越过女儿走到楚墨跟前。

    楚墨也感受到陈叔叔身上浓烈的怒气,只是他不明这个怒气从何而来,不过礼数得有。

    “陈叔叔。”

    陈孟辉撇了他一眼,扫了一旁的小摊子上的东西一眼,然后对着楚墨就是一通训教。

    “你就是这样对待我女儿?”

    楚墨、陈语嫣:陈叔/爹在说什么……

    老杜看了楚公子一眼,额头虚汗直冒:老爷呀,那是皇帝呀,您这样说皇帝真的好吗?

    陈孟辉:以后就是我女婿了,作为老丈人,说女婿两句怎么了?

    老杜:……

    陈孟辉见楚墨不吭声,气更旺盛了,也不顾周围人的目光,直言道:“你那么有钱,就带我女儿买这些小摊上的货?这就是你说的喜欢?”

    楚墨汗颜,求救的看向陈语嫣,若眼前是别人,他肯定直接把人丢出去了,可眼前的人不仅不能丢,他还得供着,毕竟是他未来媳妇的爹。

    陈语嫣也很无语,自家爹这是误会楚墨了呀,她不过是看小摊子上的饰品花样新颖,就拿起来看了一下,没想到会被她爹看到并且还误会。

    瞧着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楚墨,然后看向还要指责楚墨的爹,她连忙拉住爹的手臂。

    “爹,你别说了。”

    “语嫣,你爹说话,爹这样是为你好,还有,这样小气的男人,要不得。”

    周围的人点头,很赞同陈孟辉的话。

    楚墨的脸黑得滴墨水,并不是因为生气,而是郁闷,而且贼郁闷。

    而且……

    他好冤枉呐!

    “爹,不是的,我只是喜欢那个花样,就是看看,没有想买。”陈语嫣有些急了,脸颊泛红。

    可陈孟辉压根不相信女儿的话,觉得女儿是在偏袒楚墨,再为楚墨脱罪。

    “语嫣,你别说了,爹……”

    “爹,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陈语嫣看你打断爹的话,她若是再不阻止,还不知道她爹会说出什么来。

    陈孟辉立即闭嘴不说了,但眼睛珠子瞪了楚墨好几下。

    “一个多月没见了,爹感觉你瘦了,走,跟爹回去,爹让人做好吃的给你吃。”说完就拉着人往陈府走,把楚墨无视得很彻底。

    老杜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楚公子要一起吗?”

    说完这话,老杜很想抽自己一巴掌。

    皇上跟小姐一起出来,自然是要跟小姐一起了,瞧他这破嘴,说的是什么话哟。

    楚墨瞧着懊悔不已的老杜,笑了笑点了一下头,然后去追陈叔叔跟语嫣。

    到了陈府,陈语嫣一直被她爹缠着问东问西,完全没有楚墨插话的份,只是陈叔叔问的问题让他眉头拧得很紧。

    从陈叔叔的话里,怎么感觉他堂堂楚国的皇帝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语嫣被针扎一下他都心疼得不得了,怎么可能打语嫣。

    陈语嫣看向楚墨,见楚墨委屈巴巴的模样,心不由偏向了楚墨。

    “爹,楚墨他对我很好,宫里的人伺候得很周到,女儿基本什么都不用做,而且吃得好,穿得也好。”

    “好个屁,要是好的话你能瘦?”

    陈语嫣抿唇不语,她的确瘦了,这个她无法反驳,但是……

    “爹,我只是最近在做一件披风,废了一些心思,所以才瘦了。”

    陈孟辉一听“披风”,眼角撇了楚墨一下,道:“给张晟做的?”

    这话一出,气氛有点变了。

    陈语嫣看向楚墨,莫名的有些心慌,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慌,可就是心有点慌,也害怕楚墨乱想。

    然而,楚墨脸上表情没有变化。